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滚动新闻
警察时政
公安要闻
政法新闻
社会新闻
外警新闻
重要言论
文化头条
警察图片
刑侦要闻
女警要闻
搜索: 全站搜索 文章 图片 软件 视频 商品 FLASH 产品

TOP

智取华山,《智取华山》幕后的故事

    原标题:《智取华山》幕后的故事



  文/胡 杰

  1953年1月,电影《智取华山》问世。这部电影讲的是一段真事儿。《智取华山》的名字是周恩来亲自改的,而且还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可。这部片子开了新中国惊险样式战争片的先河。

  1953年1月,电影《智取华山》问世。和别的故事片不同,这部电影讲的是一段真事儿:1949年,解放军发动解放大西北的强大攻势。胡宗南军队向南逃窜,其部旅长方子乔带一部分残兵败将逃上华山,企图利用华山天险负隅顽抗。解放军某团侦察参谋刘明基率领侦察人员,在当地药农常生林的向导下,打破了民间“自古华山一条路”的说法,从后山小路登上北峰,占领了制高点千尺幢。方子乔组织人马疯狂反扑,正在危急时刻,回去送信的常生林领着大部队赶到。小分队汇合大部队强攻西峰,方化扮演的敌旅长方子乔走投无路,最后在西峰顶束手就擒。这部电影原来的名字叫《奇取华山》,而《智取华山》的名字是周恩来亲自改的,而且还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可。这部片子开了新中国惊险样式战争片的先河。

  电影里,“刘明基”当然就是侦察英雄刘吉尧的化身;“常生林”本名王银生,而那个“方子乔”,实际上就是国民党陕西第八区专员、保六旅的旅长韩子佩。历史上,解放华山的过程是这样的:

  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当天,韩子佩带着旅部和特务营120人上了华山,层层封锁了峪道,准备借华山天险,等着胡宗南反攻西安。山上弹药充足,储备的粮食,够他们吃一年多。保六旅另一些残部,则由副旅长姜秉公带领一些残部跑到了洛南。韩子佩上山第二天,手下一个姓白的连长就带了12个人下山投降。再往后,解放军想再和韩子佩对话,就不行了。因为一有人上山送信,他们就开枪射击。当时,以贺龙为主任的西安军管会已经成立。军管会派出当过韩子佩副官的张道远、当过保六旅中队长的孟俊甫前去劝降。走到青柯坪,韩子佩接了电话,就让把俩人杀了。张道远被就地活埋,孟俊甫因为人熟,得信儿后翻窗逃跑。历史的细节常常因不断地口口相传而发生偏差。另有一种说法是:二人走到了北峰,张道远是被推下山摔死的。看看华山的险峻,孟俊甫能全身而退,似乎是在没上北峰之前的可能性更大。

  6月3日,杨虎城长子、大荔分区司令员杨拯民从华阴前线回来,跟地委书记刘文蔚、行署专员王恩惠以及公安分处长于桑通报,韩子佩的旧部李良智自称可以上山劝降,愿立此功。几个人一商量,决定由刘文蔚以榆林中学老同学的名义,给韩子佩写信劝降。于桑让公安分处警卫股长王夕文、地委干部陈建民带李良智前往华阴,护送李良智只身上山。四天后,李良智拿回了韩子佩拒绝投降的信。韩子佩称,要“与华岳偕去”云云。

  一次,大荔分区路东总队政委王生荣在华阴城墙上跟已经是总队新兵连副连长的孟俊甫聊天,说到“自古华山一条路”这个问题。孟俊甫说,他小时候听大人说过,华山上的道士丢过金银财宝,盗贼走的就不是华山的正道。还听说,采药人也悄悄摸上过山采华山参之类的名贵药材,因为自古华山是道家山,道人不让人采。当时正是收麦子的时节,部队利用帮老乡收麦之际,四处打听谁上过山。结果打听出,猩猩沟一个名叫王银生的采药人,他的父亲就曾走过那条不为人所知的路上山采药。于是,王生荣派侦察参谋刘吉尧去猩猩沟找到了王银生。一打听,王银生跟着他爸就走过那条路。因为王银生他爸采药时摔死了,王银生又是家里的独子,他妈起初坚决不让他再走这条路上山。解放军做了些耐心细致的工作,最后感动了王母。接下来,路东总队就临时成立了刘吉尧、孟俊甫等十人组成的侦察班,跟随王银生上山。十名侦察员中,有三人留守两岔口,协助侦察班与大部队联络。上山的七名侦察员中,张自发本来就是孟俊甫的通讯员,是随孟俊甫一起起义的。后来上山的情况,就和电影一样惊险。他们爬了一天一夜,穿过奇险的老虎嘴,来到了北峰。因为这段路实在太险,后来,拍《智取华山》时,两名配合拍电影的战士还曾坠崖牺牲。

  本来,刘吉尧、孟俊甫他们的任务,是侦察这条道路。可上山容易下山难,要想再原路返回,已经没可能;可再等天亮,韩子佩的兵可就发现了。因为守军做梦也想不到,天不亮北峰会爬上来解放军,所以也十分麻痹。侦察班决定抢占北峰,他们只开了一枪,击毙了一名保六旅的排长,其余21人糊里糊涂就当了俘虏。

  刘吉尧、孟俊甫他们拿下北峰,是6月14日凌晨。他们还居高临下,迫使瘟神庙的守敌投降,控制了千尺幢、百尺峡和苍龙岭。6月15日下午,路东总队二营何信德营长带了一个班抵达北峰,增援刘吉尧他们;16日,路东总队治安处主任邓远、总队长马华亭带领大部队赶到了北峰,而从山上逃下去的保六旅营长关士珍等30多人,到了山下也都被解放军抓获。这个时候,韩子佩手下还有几十号人,凭险与解放军对峙。

  如果对山上进行强攻,势必造成人员的重大伤亡。此外,山上的古庙、景观也将受到破坏。因此,解放军还是力图通过政治瓦解,让韩子佩投降。6月17日,马华亭、邓远派王银生去给韩子佩送信。王银生一看就是个当地农民,他告诉韩子佩,他是给解放军挑面的挑夫。韩子佩坐在西峰道观院里一个方桌旁,他是个圆头圆脑的胖子,虽然只有四十来岁,但他的头发都白了,一脸络腮胡子,很疲惫的样子。这回,韩子佩没有再斩来使。收到王银生带去的信之后,韩子佩答应跟解放军谈判。双方约定第二天在苍龙岭见面。

  奉命前去谈判的,是大荔公安分处的王夕文。他的身份是大荔地委书记兼大荔军区政委的刘文蔚的代表。18日,约定的时间,王夕文带着刘文蔚写给韩子佩的信来到苍龙岭,却不见韩子佩。王夕文喊话之后,带着一名警卫战士越过警戒线,见到韩子佩。接下来,在中峰的大殿内,邓远带一名排长也参与到谈判中。韩子佩提出了这样几个条件:一,公物交出,但有两只手枪、两支卡宾枪以及一台收音机是他的私人物品,他愿意以私人的名誉送给刘文蔚;二,他的侄子等三人家里有人土改中被群众打死,这三人他不能交给公家,由他留在身边用;三,北峰被打下之后,他已经用公款给官兵发了最后一次饷,银元军官一人十块、士兵一人五块,解放军不能没收;四,山上吃剩下的粮,由他们清理;五,惩办杀害张道远的凶手。“刘文蔚是我们大荔分区的政委,他需要什么会问我们要,不需要你给他。”韩子佩提出把这些内容写在纸上,邓远不同意,而王夕文则说,写在纸上也好,要不然,回去也不好给领导交代。这东西叫个什么呢?韩子佩提出叫“和平公约”,邓远提出叫“和平解决”,王夕文也依了韩子佩,就叫《和平公约》。提到韩子佩的职务,韩子佩提出加“前”字,而邓远、王夕文则坚持加“伪”字。双方抠了半天字眼后,《和平公约》写成。第二天,华山宣告解放。韩子佩交出了全部枪支弹药、电台等物品。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报纸对这一事件都作了报道,解放区报纸说韩子佩“投诚”,国统区报纸说他“投降”。据说,韩子佩来到华阴城时,还披了红戴了花,受到了数以千人夹道欢迎,并且杀猪宰羊进行了犒赏。因为刘文蔚、杨拯民等人没来迎接他,韩子佩对此还有些不满。

  7月25日,西北军区副司令员王维舟带电影队上华山补拍《智取华山》的纪录片,当时,韩子佩还曾带着老婆上山配合拍摄。没想到,此后风云突变,韩子佩被抓了起来,并且被判刑五年。韩子佩不服,两次试图越狱。1950年1月17日,他被政府镇压。许多年之后,人们更倾向于认为,华山以和平的方式解放,既避免了进一步的生灵涂炭,又保护了华山景区的植被与古建筑,应该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6月下旬,大荔军分区在华阴召开庆功大会,王维舟宣读嘉奖令,刘吉尧被授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王银生、孟俊甫等七人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刘吉尧等人随后还参与了路东总队对逃回华阴的国民党保六旅残部的战斗,将副旅长姜秉公击毙。

  因为智取华山立了功,孟俊甫被任命为大荔军分区第三科的副科长。可是,已经44岁的孟俊甫并没有到任,而是待在家里不愿回部队。从此,孟俊甫就变成了老家的一个农民。乡里人敬重他,让他当农业社的干部,他不当;最后,让他当了个饲养员。起初,孟俊甫对农业社很有热情。可后来,随着集体生产的状况越来越糟,特别是人民公社、大跃进瞎折腾,他就越来越看不惯。再后来,有人饿死,当然,牲口也有饿死的。有回死了牲口,孟俊甫跟人说:“不是我喂死了牛,你们能吃到牛肉?”结果,他被打成了“四类分子”。尽管如此,他这人仍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公开场合不敢说,私下里,仍然牢骚满腹,喜欢表达他的“反动思想”。1970年3月的一天,孟俊甫听说第二天要逮捕他,当晚悬梁自尽,死时65岁。他死后,革委会宣布,不准亲属哭泣悼念,不准贴白对联,不准乡邻帮忙治丧送葬,不准把他葬入祖坟,坟墓也不得占用耕地,并且召开了声讨会,声讨孟俊甫生前和死后的罪行。后来,许多年里,智取华山的七勇士里,都不再提他的名字,到他这儿,就一个“等”字。

  (编辑:胡玥)

  


    智取华山,《智取华山》幕后的故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智取华山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民警牺牲438名,忆当时,感动如潮.. 下一篇大二女生水杯遭投毒,大二女生水杯..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重点文章